新闻动态   News
    无分类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第一二八七章 横扫千军!

2017-12-1 17:56:15      点击:

  看到这一幕的官军同时头皮发麻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火炮,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山丘,差不多有上千门那么多!

  与官军只能用来守城、攻城的巨大火炮不同,这些小炮首尾不过三尺,周身数道铁箍,炮头由两只铁爪架起,炮尾还有铁绊,炮身牢牢的抓在地上,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头择人而噬的猛虎,威风凛凛!

  每门小炮周围都有三名炮手,分工熟练地填充炮弹,插上引线,点燃了火把,几个呼吸便完成了射击准备!显然不知操练过多少次!

  刹那间,所有官军都升起不祥的预感,朱瞻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!他感觉自己似乎犯了致命的错误——王贤的中军根本不是软柿子,而是要人命的杀手锏!

  “殿下放心,大炮打骑兵,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!”勋贵们赶忙安慰朱瞻基,也是在自我安慰道:“看着虽然吓人,但杀伤不了几个人!”

  哪还用他们说,朱瞻基焉能不知实心的炮弹对成分散队形的骑兵,造成不了多大的杀伤!可王贤既然敢这样安排,就一定有他的原因!

  万炮齐发的威势实在太过恐怖,就连王贤军的将士也被震得双耳轰鸣,什么都听不见。战马也被惊得上蹿下跳,险些失去控制!

  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眼前的场面,地上密密麻麻躺满了士兵和战马,负伤的战马和士兵惨叫的在地上挣扎,全身都是鲜血淋漓的弹孔,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看的人亡魂皆冒!

  幸存的五千人马,也是个个带伤!虽然惊恐万分,但他们已是有进无退,更不敢停在原地,只能死命抽打着战马,想要冲过这片死亡区域,杀到山丘之下!那是他们唯一的出路……

  此时此刻,唯一没有震惊的一群人,就是山丘上的炮手,他们争分夺秒的清理炮膛,重新填充弹药,给大炮插上新的引线。

  远处的朱瞻基心里却明明白白,第一次开炮的时候,王贤的千门大炮肯定只有一半发射,另一半则间隔了十几息才发射。

  “冲啊!不要停!”张軏已经疯了,他拼命催动战马,向着敌军直接发起了冲锋!他好容易才从太子那里,争到了这个率领骑兵进攻,将王贤践踏成泥的机会!怎么能就这样轻易败下阵来?!

  但骑兵们已经不顾一切了,他们眼中只有不断逼近的敌军!最前头的千余名骑兵,在张軏率领下,终于冲到了王贤军的三十丈内,眼看就可以杀入敌军阵中,为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了!www.9882001.com

  然而,此时,密集而清脆的枪声响起来!王贤布置在山坡下的一万步军,向冲到近前的骑兵展开了射击!

  一万步军全都手持火枪,倚着山坡排成六列,同样是一半装填、一半射击,威力虽然远逊炮兵,但胜在精准!

  千余名骑兵纷纷惨叫着中弹落马,转眼只剩寥寥数骑,张軏人马都身中数弹,满身是血,依然狂呼着向前冲锋。

  又是一阵枪响,王贤军的射手补中了残存的敌兵,阵前再无一人。张軏冲到距离王贤军射手只有一丈距离,战马终于支撑不住,轰然倒地,将他狠狠的甩在地上!

  张軏阵亡的同时,后续的骑兵依然在冲锋,然而任他们如何拼命,都冲不破这枪与炮交织而成的生命禁区。区区百丈距离,战马冲锋不过几个呼吸,所有冲到这里的骑兵,却全都被无情的抹杀!

 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,其实不过短短百息时间,半数官军骑兵便阵亡在王贤军阵前。半里见方的战场上,层层叠叠堆满了人马尸首,流淌的鲜血已经形成了一条条小河沟……

  剩余的官兵骑兵终于停了下来,他们的勇气终于在恐怖的枪炮轰鸣声中荡然无存了。这根本不是他们所了解的战争,这就是单方面的屠杀!

  看到溃兵铺天盖地而来,后阵的步兵也跟着逃跑。就连朱瞻基的中军,也败军的冲击下,不得不狼狈撤退。被侍卫扶到马上的太子殿下,却死活不肯调转马头,他根本无法相信,完全无法接受,自己就这样败下阵来……

  因为过于强调步骑协同,朱瞻基的中军也跟着过于靠前,距离王贤军不过三里。眼看着王贤的两万骑兵,已经尾随着溃兵,就要杀到他的中军面前了!

  “我不走!”朱瞻基怎能接受这样的失败,状若疯虎的嘶吼道:“那些该死的步兵为什么逃跑?他们明明可以挡住王贤的骑兵!”

  朱瞻基说的一点没错,如果官军步兵保持勇气,至少挡住王贤的两万骑兵不在话下,那可是足足十二万人啊!

  但是,战争从来不是简单的算术题,而是极其复杂的方程式,其中心理因素又是最大的变量!一旦心理崩溃,多少兵马全都等于零!

  王贤隆隆的枪炮,彻底击溃了官军的心理。除了溃逃,他们已经做不了任何事情,而溃逃一旦开始,就会像现在这样,迅速蔓延全军,谁也阻止不了!

  “这仗没戏了殿下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!”陈芜使劲扯了一把朱瞻基,想把魔怔了的太子殿下拉回现实。

  朱瞻基这才失魂落魄的回过头来,两人却悚然发现,就这一耽搁,王贤军的骑兵已经像两柄尖锥,深深插入了己方阵中!

  守卫中军的骑兵毫无战意,纷纷策马逃跑,留下数千没有跑掉的步兵,簇拥在太子殿下和一群侍卫身边,让他们骑着马都跑不出去……

  眼见被敌军包围,官军步兵自然拼命突围,但王贤的骑兵越聚越多,挥舞着马刀疯狂的砍杀着包围圈中的步兵。

  包围圈越缩越紧,官军步兵越来越少。最终,只剩下朱瞻基、陈芜和几十名侍卫,被王贤的骑兵里外三层围在圈中。

  一众侍卫不甘就这样放弃,还想杀出一条血路,护着太子殿下逃走!然而他们武功再高,也无法与阵势森严的骑兵相抗,很快也被斩杀待尽。

  朱瞻基眼里却只有王贤,他垂下两手,定定看着自己昔日最好的朋友,如今成了将自己彻底击败的敌人,一时竟无言以对。